猫百合

温和的破仁电饭煲双料粉
对滴滴有点小偏心
萌将控
许多cp都吃

【阴阳师】被阿爸寄予厚望的天邪鬼青

转载于 🕶️蓝莓爆珠_極

李阿烟_匕首专卖店CEO:


*看了天邪鬼青的技能,是全队一回合加40速度。
*和基友解释40速度是什么概念,妖琴的余音满级是加20速度。
*然后突然有了这个剧毒脑洞。
*这个阿爸不是我,我没有大天狗qwq
*无cp,轻微狗崽,极其轻微酒茨,姑获鸟x妖刀,不加tag了




(一)
我的阿爸是一个有收集癖的阴阳师。而他的夙愿就是一天做…我算算…七十五乘三,三五十五,三七二十一…二百二十五份鱼籽军舰寿司,然后让七十五个不同的式神排排坐,一个个发过来。
说起来,我算是第一批来到阿爸身边的式神,和雪女姐姐还有三尾狐姐姐一起。那时候阿爸一天只要搓九份寿司就行了…然而我没想到的是,短短几个月后,阿爸每天光是搓寿司就要花好几个小时。
“还真是个好阿爸啊,一视同仁。”今天中午领午饭的时候,排在我后面的盗墓小鬼阴阳怪气地说道。其实阿爸不用那么辛苦的,式神不用吃饭的,而且我们也都吃腻了鱼籽军舰寿司。不过我们从不浪费,山童会把这些全都吃完。
吃完午饭之后,大家该干嘛干嘛了…其实阴阳寮里强大的式神不少,而且越强大的式神长得越好看…嘘,阿爸还没攒足二面佛的碎片呢…盗墓小鬼也算N中的林志玲了,反正起码比我好看。
姑获鸟背着妖刀姬飞出去踢馆了,大天狗和鸦天狗不知道飞到哪去浪了,青行灯坐在好看的灯笼上慢吞吞地飞回去守结界了…真是羡慕这些有翅膀的式神啊,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。我百无聊赖地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放风筝,酒吞童子也百无聊赖地坐在对面的樱花树底下喝酒…不一会儿,就有一大群闲着没事干的式神跟着我跑来跑去,也有跑过去找酒吞童子蹭酒喝的。不过酒吞童子今天心情也不太好,因为阿爸既没有鬼女红叶,也没有茨木童子。
后来我,山兔姐姐还有九命猫玩累了,坐在一棵树底下休息…阿爸跑过来训了酒吞童子一顿,真奇怪,阿爸平时总是笑眯眯的,今天倒是发了火…酒吞童子居然被阿爸骂得嚎啕大哭,把一边睡着了的狸猫都给吵醒了…
“诶,你说他一个那么厉害的大男人也会哭啊?”鲤鱼姐姐从一边的小池塘里钻出来笑着问我们。
“你不知道喵,他一定是寂寞了喵,我那天看他喝醉了拽住河童说他像自己的一个朋友喵。”
“诶是吗是吗?!”
“不过阿爸居然生气了呢,听鸟姐姐说最近阿爸的斗技老是输…”
其实我只是一个内心活动比较丰富的天邪鬼青罢了,所以我并没有加入这群小姐姐的讨论,并且我注意到,阿爸的一位朋友来登门拜访了。
(二)
自从那天阿爸的朋友来过之后,阿爸就沉迷拉条不能自拔。当天晚上他就把山兔小姐姐叫了去,然后从阿爸房里出来时,她一脸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表情。当初莹草小姐姐也是这副表情从阿爸的房里出来的。
哦对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这句话是从妖狐那儿听来的。
“哎呀~叔叔你说什么呀我都听不懂~”跳跳妹妹咯咯地笑着,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妖狐的大尾巴里。
妖狐朝我挑了挑眉,使了个眼色…让我想想这个眼神的含义。
“小生最喜欢R卡的萝莉们了!”
然而这群萝莉就是喜欢和我一起放风筝,嗯,很强。
“喂,死变态快放开我妹妹!马上就要到十点了!”跳跳哥哥一蹦一跳地过来,凶神恶煞地把跳跳妹妹护在身后,揪住那根毛绒绒的尾巴也是一阵狂捏。
要是别的时候,妖狐一定会还嘴:“喂!明明是汝妹在调戏小生!”可他却浑身一颤,脸都白了。
很好理解,十点了,斗技结束了,大天狗每次回家都飞得可快了。
这不,一个白色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公主抱抱起妖狐就往天上窜…连带揪住妖狐尾巴的跳跳兄妹俩…
还好他俩是僵尸摔不死。
(三)
自从阿爸沉迷拉条之后,山兔小姐姐每天都是起得最早的,甚至比负责扫地的帚神还早…她每天都闻鸡起舞,一听到鸡叫就跑到院子里left~left~right~right~
而这位小姐姐也是当真争气,自从加入斗技大队之后,阿爸的段位突飞猛进…当我以为,山兔小姐姐就算变成山兔童姥,也会天天去朱雀门那儿跳舞,成为广场舞扛把子的时候,蛙先生突然闪了腰,闪得还挺严重的。
阿爸相当着急,有治疗量的式神一个个往山兔姐姐的房里跑,惠比寿,莹草,桃花妖,樱花妖,蝴蝶精……连海坊主都捧着椒图进去了,最后他们商量了一下,说蛙先生这是腰间盘突出。
否则蛙先生腰上总是扎个腰带呢?
阿爸看着只能用纸扇拍人和套圈的山兔,还有沉迷胖揍的老鼠兄弟欲哭无泪…不过过几天当他成功召唤出妖琴师时,他又看到了希望。
当天的晚餐,只有新来的妖琴师和大家不一样。我看见了,是一份用达摩蛋做的玉子烧。
“不过看在他还挺帅的份上,就饶过他了吧。”盗墓小鬼不知从哪儿搞来了镜子和胭脂,边抹边说。
但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却不怎么好。阿爸让他好好练琴,还让妖狐给他伴舞。
“好啊!就在狂风中起舞吧!”
他面无表情地去和阿爸告状,说他啰嗦,还说他只能突两下。虽然狐狸崽子只能突两下是事实,谁都知道这是他的痛脚,连阿爸都不怎么说他。
大天狗带他在天上遛了一下午的弯才好歹让他开心起来。
后来阿爸让判官陪着他,判官练书法,他练琴…但是后来妖琴师又去找阿爸告状,说判官老把墨水溅在他衣服上。
一来二去,寮里好像没几个愿意和他打交道的人了。他好像也挺乐意这样的,因为终于没人打扰他练琴了。
(四)
但是莫名其妙地,在这个阴阳寮里,我成了和妖琴师走得最近的人。
那天天气很好,阿爸心血来潮想带大家出去野餐…这样的活动我从来不参加,这让我联想起我生前在森林里迷路的事。阿爸也不会带雨女姐姐去,因为阿爸怕雨女姐姐一个不高兴就人工降雨。
不合群的妖琴师当然也没去。
其实平时总追着我放风筝的几个小姐姐都想我去,在比院子宽阔得多的草地上放风筝一定很开心。我犹豫了一下,便把自己的宝贝风筝借给了她们。
阿爸说他们晚饭前就回来,留下了两份寿司一份玉子烧就带着式神大军浩浩荡荡地离开了。
没了风筝,我不知道要做什么,因为我一天到晚除了哼着歌放风筝没什么事好做嘛。于是只好假装风筝还在,哼着歌在院子里跑来跑去。
妖琴师还是穿着那一袭白衣,坐在樱花树下…对,就是酒吞童子嚎啕大哭过的地方练着音阶。
雨女姐姐不太来院子里,也不怎么爱笑,她说总是笑会让脸上长皱纹的。有可能雪女姐姐也是这样认为的吧。
一开始妖琴师没有搭理我,我也没有搭理他。但后来我发现他练琴的节奏随着我的步伐越来越快,我哼出的调子也随着他的音阶越来越高。越来越快,越来越高,越来越快,越来越高,越来越快,越来越高……我感觉我上气不接下气,而且这哪是低声哼歌,空灵得简直像只鸡。而妖琴师也没比我好多少,他皱着眉头咬牙切齿,看起来手快要抽筋了。
“你们给我适可而止一点!我的面膜都被你们俩的鬼哭狼嚎震掉了!”
雨女姐姐的怒吼打破了我俩的死循环。后来阿爸回来之后,她哭哭啼啼地和阿爸说了这事,还让院子里下了一场小雨。
莹草姐姐挺开心的,她说今天不用浇花了真好。
(五)
当天晚上阿爸把妖琴师喊去了他的房间,破天荒也喊了我。兴许是因为我影响了他练琴要训斥我吧。
阿爸的房间我还是第一次去,书桌上乱乱的,纸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,不知演算的是些什么。
阿爸给了我一套看上去就很厉害的御魂,后来我得知,这是山兔姐姐以前用过的那套…高速招财猫?我也不知道什么叫高速招财猫,听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…总之阿爸让我拿着。
“多亏了你俩今天在院子里的那一出,让我想到了一个宇宙终极大套路!”阿爸脸上的笑容非常热切,也有点猥琐。“妖琴崽儿,从明天开始,每天早上你就教小青崽儿练唱歌。”
什么?小青崽儿?
我和妖琴师面面相觑,面无表情。我是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好,而妖琴师本来就是个面瘫。
我没有像莹草和山兔两位小姐姐那样,踌躇满志地走出阿爸的房间。但那些N卡们,盗墓小鬼,还有天邪鬼红黄绿,都排排站在阿爸门口,看大佬似地望着我。
“你们都有病吧?”其实我想说的是,众卿平身。
出乎意料的是妖琴师喊住了我,忘我手里塞了个稻叶便当。
“要练唱歌不能吃油的甜的辣的太咸的。”他撇过头。“还有,我练琴的时候闭嘴好好听。”
隔天我和妖琴师都起了个大早,他教我怎么练声。
我使劲嚎了一嗓子,院子外的草丛里窸窸窣窣的突然窜出一只狼来。
妖琴师示意我继续,我又嚎了好几嗓子,那只狼看了看我和妖琴师,扭头就走了。
那头狼几乎天天都出现,然后又扭头跑了。
后来阿爸召唤来一个名叫白狼的新式神,白狼姐姐每天也起得和我们差不多早,在院子里训练弓术。那头狼便也朝白狼姐姐嚎几嗓子,然后再离开。
我偷偷地问她,那狼说啥呢。
白狼姐姐叹了口气:“它说的也是我想说的。自己人,别开腔。”
(六)
妖琴师和阿爸说,他该教的都教了…不用妖狐解释我也知道,朽木不可雕也是什么意思。
“没事,阿爸的套路很强的。”鸟姑姑如此安慰我。
“不要抢火。”大天狗隔着面具冷冷地瞪了我一眼,话说他究竟是怎么做到光速回家还换一身衣服的?
“…………”妖刀姬低着头啥都没说,我看见鸟姑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。
妖琴师也啥都没说…可能名字第一个字是妖的式神,他们的话都给妖狐说完了。
“你这身打扮真酷炫。”
妖琴师也换了身觉醒后的装扮,只有我没法觉醒,依旧是个穿着条纹和服的土肥圆。
“谢谢。”他竟然朝我笑了。“不用紧张,其实我们俩只要负责给他们加油就行了。”
不得不说他长得还真挺好看的。
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。”阿爸拍了拍我的头。






-END

热度(30)

  1. 猫百合🕶️蓝莓爆珠_極 转载了此文字
© 猫百合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