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百合

温和的破仁电饭煲双料粉
对滴滴有点小偏心
萌将控
许多cp都吃

【博晴】狐猎(下)

转载于 想吃(看简介↓)

想吃:

·阴阳师手游同人


·设定与历史有较大出入,介意慎


·ooc预警







 


源博雅23岁的时候独自一人背上他的弓和箭,走过了几座山几条水,到黑夜山猎一只叫做食发鬼的妖怪。


 


这时候的源博雅已经有了“源”的姓氏。6年前他向那位大人自请放弃皇族身份,少年桀骜的头颅高高仰起,像一只蛰伏已久的凶猛的豹。那位大人什么也没有问,威严的气势从座首上层层叠叠压下来,博雅不服输地梗着脖子,眼底映出背景墙上晃眼的浮世绘,鎏金的彩线勾勒出大片大片祥云,戴着滑稽面具的小矮人手舞足蹈,衣裳花花绿绿。


 


从皇宫里出来要经过一道长长的回廊,九曲连环,原色的立木密密麻麻地挡住了视野。早晨的阳光带着点水汽,朦朦胧胧,穿梭在立木间,活像一只纤长灵巧的白狐。


 


“殿下要走了吗?”皇宫里的侍女问。


 


“是的,要走了;不是的,不是殿下了。”


 


博雅平静地回答。


 


后来博雅的身份从皇族公子变成了贵族家臣,那位大人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,说,赐姓。从此,“源”这个字便扣在了他的头顶上。


 


博雅撇了撇嘴,啧,还是和皇家脱不了干系,于是用尽全力拉满弓,对着湛蓝湛蓝的天空嗖嗖嗖射出三支响亮的空箭。


 


好一个俊俏的青年。


 


“啊,好一个俊俏的青年。”


 


传说若人类的男子到了成年,仍旧没有找到心仪的姑娘,那么便是被妖怪偷去了精魄,爱不了人了。这时候美貌的女妖怪便可无所顾忌地朝他们抛出橄榄枝,媚眼如丝,步态生烟,只要男人愿意,就算之后被女妖怪啖肉噬骨,阴阳师们也不能插手,算是对男子自身行为不端的一种惩戒。


 


蛛女朝博雅招招手,她的身上缠着世界上最轻最薄的纱。


 


“小哥哥,来玩吗?”


 


博雅没看见她。


 


花妖冲博雅娇俏地笑:“好哥哥,做什么那么心急?”


 


博雅昂首挺胸,管自己往前走。


 


脸婆跟一众小妖怪们嚼舌根:“看来这个小伙子不喜欢女人,估计也是个妖孽,不知道京都的阴阳师晴明大人收不收得了他。”


 


有不嫌事大的小妖怪把这件事告诉了食发鬼。食发鬼是黑夜山的山大王,他拿起镜子梳了梳自己的头发,不屑地嗤道:“哼,好粗俗的臭小子,一点儿也不懂得欣赏美。”


 


可是对于一个已经见过极致的美的人来说,还有什么能称得上美呢?


 


博雅干脆利落地拉开他强劲的弓,把娘娘腔的妖怪打趴在地上。


 


“果然是粗俗的臭小子。”食发鬼说,“与其被你这样的男人用暴力的弓箭射死,还不如钻进晴明的袖子里,做他的纸片小人。”


 


听到了一个感兴趣的名字,博雅举起弓对着食发鬼,问道:“晴明是谁?”


 


安倍晴明,京都的阴阳师,比起人类,在妖怪之间反倒更加出名。传言是白狐之子,相貌俊美飘逸,就连不少倾国倾城的女妖怪,都对他一见倾心。


 


“跟你一样的小白脸?”博雅问。


 


食发鬼委屈地说:“我也还没见过呢,我哪里知道。”


 


这样聊胜于无的介绍实际上还是有点用处的,起码在博雅的心中,成功建立起了一个比女妖怪还妖娆的安倍晴明形象。所以当博雅看见一个身着蓝色狩衣的年轻男子,带着一个女孩一个姐姐还有一只狗向他走来时,他根本没往“安倍晴明”这个名字上去想,反倒是男子那清冷的面孔,狭长上挑的眼尾,让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十多年前的一个画面。


 


箭伤痊愈的美丽的白狐,被他抱在怀里带到山林中放生。临走前,白狐回过头,那一眼,便如眼前的男子一样,让整个山林都忽然静谧下来。


 


而这样的静谧,恰恰让黑夜山所特有的奇怪的香味,发了疯似的爆炸开来。


 



 


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呢?


 


博雅皱着眉头,两只胳膊肘撑在膝盖上,看着池塘里的锦鲤噼里啪啦地跃出水面。


 


鲤鱼跃龙门,红鳞似光阴——


 


博雅想了一会儿,又拼命地摇了摇头。他现在是正值最好年纪的京都武士,全身上下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,虽然他也很喜欢诗歌俳句,就像刚才,常常会为一个短句陷入沉思,但跟个老头子似的伤春悲秋,没事找事,却不是他的风格。


 


“安倍晴明……”博雅喃喃自语。


 


黑夜山那带着奇怪香味的空气好像又冒了出来,似乎是从池塘里,似乎是从石头缝里。博雅觉得有些晕乎乎的,但是四肢的肌肉却不受控制地兴奋起来,连手指都颤抖了。


 


“唰”的一下,博雅站起来,风风火火地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抓起弓,粗粗的黑辫子像猎豹的尾巴一样大力一甩,池塘和锦鲤都被他草草地抛在脑后。


 


平安京远近闻名的源博雅,贵族中的武士,武士中的贵族,居然像个快要赶不上学堂的打铃声的顽童,朝着那位阴阳师大人的庭院,放开了力气奔跑。


 


“嘿!”


 


博雅跑到了庭院外面。


 


其实这个时候的天色已经不早了,西边的山峦上懒洋洋地挂着半个太阳。博雅稍微歇了一会儿,抬起头看着庭院门帷上长出的青草。


 


长在门上面的怎么能叫青草呢?大概是爬山虎常春藤之类,又或者是哪里来的小小神明,在这里打了个盹吧。


 


博雅,为什么不进去?


 


他却站着不动。


 


要怎么进去?是像个守礼的乡绅,毕恭毕敬地叩三下门,还是不管不顾地抬起脚来,直接踹开,把里面不知道在做什么的阴阳师大人吓一跳?


 


说起来,他到底为什么要跑过来呢?


 


博雅有些来气。他因为那个安倍晴明变得乱糟糟的,可晴明却安然无恙地坐在自己的庭院里。


 


这不公平。博雅想。赌上贵族武士的荣耀,源博雅决定要和安倍晴明一决胜负。


 


“要和晴明一决胜负?”


 


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
 


“!”博雅惊得往后退了一步,“你什么时候在哪里的?”


 


“刚才,你说你要和晴明一决胜负的时候。”神乐说。


 


“我说出来了?”


 


“说出来了。”


 


博雅有些沮丧。


 


“你要找晴明?”


 


“对……不,不,我不找他。”博雅否认道,“我只是路过而已……对了,我给你带了一些椿饼。”


 


“给我?”


 


“……给你。”


 


“听起来不太像真的。”


 


“你管那么多。”博雅叉着腰,做出大人的样子,“小孩子快点回家,这么晚了,怎么还在外面玩。”


 


神乐捧着椿饼看他:“你真的不进去?”


 


“不、进、去!”博雅生气地说。他别过脑袋,大步流星地沿着原路往回走。


 


“奇怪的人。”神乐看向庭院的门帷。


 


“是啊,是奇怪的人。”


 


晴明从门后探出头来,狭长的眉眼笑得像天边刚升起的一弯钩月。


 



 


月光照得到或照不到的晚上,博雅偶尔会梦见他的白狐。


 


白狐和以前一样漂亮,银色的皮毛如同上好的绸缎,男孩女孩男人女人都瞧不见它,只有博雅,只有博雅把它抱在怀里。


 


可紧接着,博雅又会梦到那个女人。那个女人倨傲地挺着高耸的胸脯,他的白狐服服帖帖地缠在她的脖子上。


 


明明没有一丝生气,却仍莹润白皙,闪闪发亮。


 


掐死她算了。


 


博雅大喘着气醒过来。


 


秋蝉知了知了地叫,博雅烦躁地揉了揉头发,爬起来去找他的弓。


 


他也就只剩下弓了。当初射中白狐的那支箭,早在他帮白狐处理伤口时被齐齐折断,丢进了不知名的草丛里。


 


博雅扛着弓去找晴明。


 


“晴明!”他站在庭院外大喊。他故意装作不知道现在的时辰,打定主意,要把晴明从被窝里拉出来。


 


那家伙刚睡醒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呢?


 


博雅想着,慢慢红了耳朵根。


 


“有什么事吗?”


 


庭院的主人突然出现在博雅面前。


 


博雅吓了一大跳。但凡做贼都是会心虚的,博雅刚才正在想这个人的事,而晴明又好巧不巧地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
 


弓就在肩上,多年身为武士的摸爬滚打的习惯,还有那一刹那难以启齿的羞愤与尴尬,让博雅瞬间就抽出弓来,凝气作箭,对准了披散着银色长发的晴明。


 


铛。


 


弓弦乍响,锐利的箭矢擦着晴明的发边,射向高远的夜空。被利刃射穿的一缕发丝随气流高高扬起,形状纤长灵巧,就像一只飞向月亮的白狐。


 


晴明的侧脸上,留下了一道浅浅的、浅浅的伤痕。


 


“你!你怎么不躲!”博雅急得都说不完整话了。


 


晴明偏了偏脑袋:“为什么要躲?”


 


“我没想伤你!”


 


“我知道。”


 


“我——”


 


“我知道。”


 


博雅终于说不出话来了。他懊恼地把弓往地上一扔,盘起腿就在晴明面前坐下来。晴明低着头看他,银白色的发丝像天河的水,泛着淡淡的荧光,垂到单薄的狩衣上。


 


“你不应该就这么出来。”博雅责备他。


 


“不是你喊我的吗。”晴明莫名其妙。


 


“我的意思是——”你应该再披一件衣服。博雅想解释,却没有发出声来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就像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说话。博雅咽了口唾沫,从胸腔里吐出一口气。上一次他有这样的感觉,还是12岁时,他无意间射出了那支猎中白狐的箭。


 


对美的东西应该心存敬畏吗?对美的东西,怎么能不心存敬畏呢?


 


博雅又给自己的关心找到了理由。他欣慰地微笑着,想展现一下他的力量,可他自己穿的也不多,做不到像话本里可靠的武士那样,解下自己的外衫,罩在别人身上。


 


所以博雅半点不客气地推开晴明的庭院的门扉,语气恶狠狠地催促道:“快点回屋子里去。”


 


“你是笨蛋吗?”晴明被他拉着袖子,别扭地调整了一下姿势,才顺利地踩上木廊的台阶。


 


“哈?”


 


“半夜三更的把人叫出来,就为了催他回去?”


 


“……”


 


博雅被噎得说不出话,但过了一会儿,当晴明俯下身来给他沏茶时,他又看见了晴明侧脸上那道浅浅的伤痕。


 


“你才笨,笨死了。”博雅几乎是用嘀咕的音量在说话,“箭射过来的时候,都不知道躲的吗!要是被哪个不长眼的臭小鬼射伤了怎么办!”


 


晴明慢悠悠地把茶倒到茶盅里,茶梗立了起来,大概是个好兆头。


 


“啊,或许是忘了吧。”晴明微笑着说。他的眼尾微微上翘,眼角的红妆让他看起来更像一只狡猾的狐狸。


 


“遇见笨蛋的时候,记性也会变差。”


 


“好啊,你敢嘲笑我!”博雅从座位上跳起来,向晴明扑过去。他的力气很大,一下子就把晴明压倒,两个人在地板上滚作一团。


 


晴明的头发散在地上,湛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窗户里漏进来的月光。这幅场景倒又和那个阳光剔透的午后重合,那时博雅抱起白狐,望进它的眼睛里,看见的也是这么一段奇异的阴阳。


 


天地乾坤。


 


博雅看着晴明,晴明也看着博雅。


 


两个人不约而同地一齐笑起来。






·如果我在这里打“全文完”会不会被打?


·不过正文确实是完了,还有一篇番外,讲晴明和白狐的关系。


·番外最迟十一发。其实我原来是月更写手,这一个星期写7000字都是因(被)为(饿)爱(的)。


·关爱冷圈,产粮自足。


·另外并没有出SSR……看到有人说要开车,但我没驾照啊。


·非洲人是真的很想要吸点欧气QAQ,所以就放个段子意思一下:


关于输入法作妖的那些事——


原文:



“你!你怎么不躲!”博雅急得都说不完整话了。


晴明偏了偏脑袋:“为什么要躲?”


“我没想伤你!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
输入法开破车产物:



“你!你怎么不躲!”博雅急得都说不完整话了。


晴明偏了偏脑袋:“为什么要躲?” 


“我没想上你!”


“……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博雅。”


热度(352)

© 猫百合 | Powered by LOFTER